克罗地亚狂想曲:诗人、领带和亚得里亚海岸

巴尔干半岛自古就是欧洲大陆的火药桶,克罗地亚就位于这个火药桶的咽喉要道之上。千百年来的沧海桑田、物是人非,并没有使克罗地亚湮没在漫漫历史中,反倒是为它增添一种独特的情怀和魅力。其中毗邻亚得里亚海的杜布罗夫尼克,更是用阳光和蔚蓝征服了那些曾经的侵略者。

杜布罗夫尼克位于克罗地亚南部达尔马提亚省,面朝蔚蓝的亚得里亚海。这座于 1979 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的中世纪古城,四面被一圈宏伟的城墙包围,让城内的巴洛克风格建筑仿如被小心保存在时间胶囊中。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肖伯纳曾感叹:“在人间寻找天堂的人们应该来到杜布罗夫尼克。” 阳光明媚的好天气,湛蓝的亚得里亚海,悬崖上古城的神秘奇幻,更让这里被选为全美热门剧集《权利的游戏》的外景拍摄地。

海风带来的不仅仅是作家的感叹,也有天才诗人的诞生。作为这座城市的骄傲,伊凡﹒贡都利奇除了留下了大量美好到无法翻译的诗作,同时还给全世界的男性带来了一件服饰经典 — 领带。

作为当时时尚和潮流的象征,伊凡﹒贡都利奇的装束都是纨绔子弟争相模仿的对象,直到有一天他因为感冒,决定用一条丝巾系在自己颈部。这个新的奢侈品伴随着杜布罗夫尼克淡淡的海风,迅速风靡了整个克罗地亚乃至中东欧地区。

后来,路易十三麾下一支克罗地亚军团在巴黎凯旋入城的庆典上,军服上鲜艳的领带牢牢地吸引住了法国贵族们的目光,很快领带这种潮流席卷了整个欧洲大陆,至此领带成为了克罗地亚送给全世界男性的一件礼物。

前几日是欧洲二战胜利日,克罗地亚同样也是饱受战争摧残的国家。一曲《克罗地亚狂想曲》(Croatian Rhapsody)描绘出了在灰烬中掩埋的断壁残垣,倒映在夕阳西下的哀伤的画面。但每个人对音乐的理解都是不同的,于我感觉除了战争带来的悲惨和伤痛,更重要的是这个民族依然顽强的在战争的洪流中生存下来。这种坚毅不仅仅是源自于蔚蓝的海水、闪烁的繁星和和煦的海风,而是那位天才诗人伊凡﹒贡都利奇所写的: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